W.Y

九辫粉,微博:十三号店店长
我永远爱他们❤

混账!!

小段子……

“杨将军…啊嚏 这次凯旋归来想要什么赏赐啊”

   张小皇上揉着鼻子皱眉看着大殿上的杨九郎

  

“末将,暂时没什么想要的,不过皇上,您这是… ”

“风寒而已,将军不必担心”

“那风寒怎么治啊,龙体欠安可不好”

“对症下药啊。”

“此计甚好!”

  

    “什么玩意,,好了杨爱卿,想好什么赏赐 ,阿

嚏…就跟朕说”

  

……  

 

“皇上,我想好了”

翌日

“杨九郎!你个混账,我说的是对症下药,不是对朕下药!”

so_没有然后了

大哥的女人和小弟

      9102年……


今天是九力九天提心吊胆的一天


原因是老大出差了,只留小夫人一个在家。


小妇人恰好是这条街的霸主。



“你们说,杨九郎会不会不要我了这么久不回来”


“哪能啊,老大不要我们也得要您”


“用得着你说?”


得,还是我错了不是?


最近又不知道因为什么,老是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不知道干嘛。


两个人像侦探一样搜索夫人房间里拿出来的垃圾……


“你看这纸上写的是啥”


“我看不清,照下来提取文字……”


一阵阴风吹过,两人感觉后背有点凉。


“你们俩嘀嘀咕咕什么呢,都给我出切,上客厅等着我!!”


客厅


“你们俩怀疑我是不是”


“哪敢啊”“就没怀疑过”


“那这干啥呢”


“分类回收”“节约资源”


“这还捧上了,怎么着 给我说一段?”


“没没没”


“我告诉你们,我交给你们俩一个任务,给我拿红纸折千纸鹤,折8200个,直到他安全到家我看到他。”


“这……”“怎么,有异议?”“没有没有”


很久很久很久以后…


“宝贝儿我回来啦”“你终于回来了老公,我的仰杨怎么可能不要我呢,我就知道你最爱我了”


“那可不,唉?九力九天呢?”


“客房折千纸鹤呢”“折那干啥”“让你平安到家”


“谢谢你我的媳妇”“要谢,就谢他们吧”



“8011.8012.8013.8014…”“我折完啦哈哈哈哈哈”


“你们说,杨九郎是不是不要我了”


“怎,怎么了”


“他又走了”


“我不折千纸鹤了”


“这次不折纸鹤,抄般若波罗蜜心经”


…………


我在故宫修文物(24)

    

       “九郎,九郎!你在不在,我来找你了”清脆的女声突兀的出现在南京博物院修复室的外面。“这是谁呀”张云雷有些生气,刚几点就吵吵闹闹,今天是星期天好不好?关键是还找杨九郎???

     “诶,哟,你来啦!”杨九郎兴奋到无以复加的话一字不落的进了他的耳朵。“怕什么来什么……”他嘟囔了一下,准备翻身睡了。“我可想你了…”两个人的聊天声越来越大,吵的他不得安生。

        “这是谁来了,说话咋能这么大声呢?”他走出去,挑着眉说出了这句话。“杨九郎是我男朋友”这话一出,,杨九郎本来还想说什么,但是被那个姑娘看了一眼,也就没再说了。“是么,打情骂俏别再这,外面冷”他晃悠着走回了自己的屋子里。

       “你瞧他!”“好啦好啦,外面冷,”“哼”

        上午九点,正是暖和发时候,张云雷收拾收拾东西,将画小心翼翼发放好,打算去买东西。刚要出去,一个人就闯了进来。“我告诉你,九郎是我喜欢的你,你个大男人喜欢男的你不害臊么,你不要想了 我们下个月订婚,你最好老实点”张云雷还没反应过了,这些话就冲进了耳朵。

       他没说话,看着她走出去,笑了两声,也没心思去外面了。要关上门的时候,杨九郎进来了。

      “张云雷,刚刚…”“你别说刚刚,是个男的就没办法受得了这些,我是不是欠你的?找你来这女的刚到几小时啊就过来说我。我告诉你,你们俩好别过来恶心我。我可受不了”

        “不是,她不是故意的吧”“呵,你得了吧,眼不见心不烦好不好”“你不要太过分”“是谁过分”

“云雷…”“你走吧,我不想听”“那,那你自己冷静一下吧”走时还没忘把门关上。

         隔绝了外面,张云雷的眼泪滴滴答答的落在裤子上,“我这样,值得吗”用纸巾擦了擦眼泪,“也罢,也罢,有限的日子里,还能怎么样呢”

     

我在故宫修文物(23)

     南京果然是个好地方,早上的阳光让人忍不住伸个懒腰,之后想着这一天能干些什么。

     张云雷早早的就醒了,起床,洗漱,吃了一些南京的小吃。心满意足的拍了拍自己的小肚子,笑得像只拿到小鱼干的猫咪“果然更适合这里啊。”慢慢悠悠地走在南京街头,听着小贩清亮的吆喝声,自己也跟着放松下来。

    “桃叶儿尖上尖……”“喂,院长,诶 好,我这就回去。”收回手机,刚刚脸上温暖的笑容收了回去,剩下的只有一排平静的面容。

      “小张阿,你瞧着,这东西还有法修复么”张云雷看着面前破损很严重的乾隆南巡图,皱了皱眉。“这,我可以试试”“嗯 ,装裱出来的效果应该会好些”张云雷刚要动手“等一下”“怎么”“我想修复一下,看看,能不能呈现以前的真实的样子”

“那,好”张云雷轻轻放下画 ,又轻轻的走了出去。

     我不是一个会为爱付出一切的人,可我也做不到真的可以平淡的面对自己以前深爱的人心无波澜。这就样吧,就这样吧,九郎,我们之间不会有什么了,哪怕你的一个动作,一个眼神,都可以让我摇摆不定,我也,真的没有办法了。

      想完这些,张云雷甩了甩头,走开了。但是他不知道,更加让他愤怒的事情还在后面。

解锁双手转扇子!

今天更不更文你们说了算!

想补我在故宫修文物还是什么点梗你们挑!

开心 磊磊还发新歌了 仰杨还在1314转发了(´v`o)♡


至上帝的一封信

用两个人视角来写的

之前青岛跨年的视频看的我眼泪都下来了

你们是有多NB才能说杨九郎啊??

用得着你啊?

个人感受,不喜欢左上角不送。

至上帝的一封信

  

       呃,我叫张云雷,实话说,我叫张磊。出生在天津这个曲艺之乡,娃娃腿跟了郭老师,学了太平歌词,唱得了京韵大鼓,快板御子鼓腱子我用的可好了。活的一直逍遥,倒仓回来之后,和杨九郎搭伙说相声。这几年是我最舒坦的时光。现在我火了,演出多的数不过来,机场都是我的粉丝。幸好杨九郎还在。自打南京南就陪着我,到现在快要六年了。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他老是要解释他没有弄疼我,只是普普通通的一个包袱罢了,没那么多有的没的,谢谢她们能喜欢我们,喜欢传统相声。但是您能帮忙告诉她们一声,杨九郎我很喜欢很喜欢 ,别说他好么,我以后加演,多去三庆园……

   我相信我们说好相声 为大家带来欢笑的,祝我和他福寿康宁,长长久久,争取穿上刺绣大褂!

        谢谢你啊上帝,在帮我个小小的忙吧,帮我看看今天杨九郎是不是也是半夜睡的,要是的话,您就告诉我一声,我去找他。

                               

                                                                 张云雷

                                                                 2019.1.08

To上帝

    其实我觉得这玩意儿没用,但还是写两句吧。上帝管不管中国决定权在您老人家手上。诶呦,跑题了。这不都新的一年了么,我想让我的角儿歇一会,春节前后就要拆钢板了,怎么着也要休息啊。所以让我的角儿好好待一个月是我最大的愿望。要是还有,那我就想让那些说磊磊不好的人都消失,这样他就不会伤心了。啥,说我的?随他们去吧,只要我的角儿开心快乐就行了,我没什么的。

      最后 祝我的角儿,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我的角儿大概已经睡了,那就祝他做个好梦吧。

                  

                                                     

                                                              杨九郎

                                                              2019.1.08

我爱他们,求你们好好爱他们#

                            

喏 你的伞

和尚小姑娘au

二爷性转!

你们抢到这几天的杂志没(´v`o)

我抢到了*

“咚  咚  咚”

清晨的后山被敦实的钟声叫醒,莺鸟还没醒来,只听得四面八方回响的声音,温暖而柔和。

“管家,我要去后山!”“使不得呀小姐”

清脆的一声打破了刚刚的状态,随即的,莺鸟也开始叫了起来,有黄鹂,有布谷。

“我才不呢,爹爹他可懒了,阿娘也不管管!”“好了云儿,爹爹都去巡视了,还懒?”“娘~”“好啦,去吃饭吧”“好”

只见庭院中衣着藕粉衣袂的夫人拉着一个姑娘,虽无多余钗饰,却也温婉大方。再看姑娘,清丽动人 扶风弱柳,眼似明珠,滴溜溜转的正欢,好个古灵精怪的小姐!

用过早膳,被唤作云儿的小姐闹着要去后山玩。“这怎么能行,姑娘家家,就想着玩,爹爹回来又要叫你写女戒了”“阿娘你最疼我了,阿娘~”

“你这孩子,最是腻咕人了,让董管家跟着你好不好?”“阿娘~我不会走丢的,董叔他走的慢”“那阿娘不让你去了”“那,那好吧”

“董叔,你在这等我,我一会儿就回来”“小姐,小姐!”提着裙子的云儿上山仍是利利索索的,若是远处看,许会有人认为这是个俏儿郎呢。

走着走着,忽觉得没劲,刚要下山,就看见一条歪歪斜斜的青苔石板路铺在蒿草旁边,蜿蜒到山的顶端。

“待我上去瞧瞧,要是好玩,我也要带阿娘来”

走到尽头,抬望眼,看到一座庙,一块匾上写德云庙三个大字。“这是哪里来的一座庙啊?”她推开门,看见脑袋上九个点的和尚正在擦拭佛像。

“小施主,你来有什么求的呢”“阿?”“上这座庙的人,都是要求个平安符,吉祥签的”“我还没想好,待我想想可好?”“好,好。”

她在大殿处走走看看,新奇东西就要摸一摸。“你是谁家孩子,佛门净地,怎么能这么吵闹?”“你又是何人?”她看着面前白白的面团带着两条缝。“我,我是郭住持的大徒弟,九郎”“九馕?”“郎”“哪里有狼?”“……”

“小施主,想好没”“想好了”“师父,这姑娘坏的狠”“不许说”“我呢,就求个吉祥签吧,一求爹娘康健,家境美满,二求痴情之人可得好归属,三求…那就求九馕眼睛大些吧”“你!”“哼”她做了个鬼脸。

“哈哈,小施主心念家庭,情怀天下啊,不错不错”“师父!”“好啦,别那么小气,我要去念诵静经文了,你们去外面玩吧”“不了主持,有些晚了,我要回家了。”

“九郎,你送送人家”“好”看她蹦蹦跳跳的下山 ,九郎心里也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时值早春,后山春意酽酽,杏雨飘飘洒洒,她打着伞去街上买桃酥,看见九郎捂着自己的白面团疾走“九郎?”“嗯?云蕾?”“你没带伞啊”“阿,出来的急”“给你”她拿伞递过去,自己拿袖衫遮住了头。

“你快些走吧,主持见你不回来会着急的”“那你呢,”“没事,前面便是我家,你去吧”“可”“可什么可,走吧”“好”

他撑着伞回了寺,她回家因为淋了雨,体弱,发了好几天的烧,一直不好。夫人上庙里来清郭住持来看看,九郎闻言也跟着去了,他知道症结在哪儿。

“没事,体弱了些,喝些散火汤药就好”“那谢谢郭住持了,”“不必……”外面夫人老爷正和住持说话,里屋两人也在说话。

“九馕,你来看我了”“没有,我只是来还你的伞”“你骗人,伞呢”“就在外面,病不好,是不是因为不吃药?”“你怎么知道,”“汤药最苦,瞧你也不会乖乖喝药”“哼。”

“九郎啊,你比云儿大两岁吧”“嗯”“云儿喝药”“我不喝药,苦死了”“不喝怎么好”“不想喝”“云儿…”瞧着夫人要发怒,“夫人,我试试吧”“那,那我先走了”“好”

“祖宗,喝药”“不喝,”“那我可强迫让你喝了啊”“你怎么强……”九郎捏住了她的嘴 灌了进去,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嘴里就被塞了一颗蜜饯。

“唔,你这是从哪来的?”“夫人过来请我师父的时候,病不好是因为汤药苦,所以我就带了蜜饯。”他看她扑闪着眼睛,笑得开心,忍不住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说到“喏,你的伞”

“等我还俗”

“好”

八月二十,良辰吉日。



同志们去抢玩趣天下的杂志啊啊啊啊!

我买完了😏

小满

小段子#


地理课复习二十四节气的脑洞*


好好爱他们吧





小满


夏熟作物的籽粒开始灌浆饱满,但还未成熟,只是小满,还未大满。


张云雷在这一天穿了短袖,张扬洒脱,当然,要忽视在背后絮絮叨叨的杨九郎。

“角儿,咱把外套穿上好不好,平均气温才二十三度,别闹好不好”

“我觉得不冷,也就你,小眼八叉的捂得严实,把你脸都憋白了。”

“这倒不是,是我抹了你的bb霜”

“杨淏翔!!!”

张云雷反过身来掐杨九郎的脖子,杨九郎措不及防被掐住脖子,没多疼,倒是被张云雷的手冻得一哆嗦。

“手怎么这么凉啊”

“刚冲完凉水啊”

杨九郎听完这话就抱住了张云雷的手,念叨着“可别感冒了,南京这边雨下的开始多了,怎么也得注意一些,乖”

张云雷看着他心疼的样子 心里也不是滋味

毕竟出事到现在,那个春秋不是他让自己加减衣服,饮食养生的。

“拿外套给我,我,我自己穿”

“我的角儿真乖,走逛超市去”

“好”

“把你的冰棍放回去”

“好嘞”


农家,从庄稼的小满里憧憬着夏收的殷实。

而我只期待你的身体健健康康,福寿绵长。




—end—


我的补课老师爱上了别人怎么办?

私设 学生au

小杨老师和小张学生的爱情故事♡


今天是要见补课老师的第一天 紧张…


张云雷在椅子上想着自己补课老师的样子,究竟是严厉还是松散?是瘦高还是胖矮?


杨九郎其实早到了,看着面前的人想着自己心里的小九九有些纠结,不禁有些好笑。


“内个,你叫张云雷是么?”“啊 ,啊?是我”背后响起的声音让张云雷不知所措。转头看见一个皮肤白皙,眼睛一条缝的男人。


“我是你的补课老师,我叫杨九郎”杨九郎微笑着介绍了自己,看着对面小孩脸腾得红了,喜欢极了。


“别紧张,你高一是么?”“是”张云雷看着杨九郎笑眯眯的样子不禁放松了下来。


从基本知识聊起,杨九郎发现这个小孩儿学东西很快,又能举一反三。就是在解题步骤上差那么一些,总体不错。


两个小时很快,要离开了。张云雷要了杨九郎的微信,方便问题的条件总是百试不厌。


杨九郎心里也窃喜,毕竟很久没有那么合他心意的小家伙儿出现了。


补课只有一个学期,但是两人一直联系,问题和聊天一起,杨九郎渐渐发现自己爱上了这个小孩儿。


周六他发了一条朋友圈:“我爱上了一个人”


张云雷在两天后发了一条朋友圈:“我的补课老师怎么喜欢别人了?我要不要跟他说我喜欢他???”


………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