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Y

九辫粉,微博:十三号店店长
我永远爱他们❤

我和我的体育老师(2)

  今天也是冻der要死的北京人呢  日常想念xzls~

   今天是第二节体育课,张云雷有心想了解了解这个小眼八叉的老师。“老师老师,您今年多大啊”“我啊,我三十了,”“没瞧出来啊”“那可不,保养得好”“哟~老师咱这节课碰的了篮球么”“碰不了呢这节课”“没劲”“下节课下节课”

    “绕着三块场地跑三圈,然后我教你们拉韧带”杨九郎如是说,张云雷只好乖乖的跟着队伍跑步,到了最后半圈,“来咱们来一个冲刺,最后跑回来的做蹲起”张云雷一愣,嘿,这破老师!!!

    因为鞋带的神助攻,emm……张云雷是最后。他做完深蹲起看了杨九郎好几眼虽然说杨九郎还在想下一步干嘛。“要不,咱们玩篮球吧”“嗯?”张云雷来了兴趣,但是等他讲完规矩之后就觉得,不好玩。

    “用篮球砸人多无聊对吧,我也知道你们这么认为,被砸中的人要表演节目的”杨九郎故作严肃的说。“呵”作为第一个被砸中的张云雷很郁闷。

     “怎么样小伙,表演一个吧,唱个歌”周围人都起哄,“唱什么啊”“唱……一个人的夜我的心,应该放在哪里……”“哎呀我不会唱”“别的”“那,那我唱个心云吧”“挺老的歌了”“嗯…天上的云是我的心,风吹过漂流不定……”

       “还行”“哼”张云雷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周围人都笑了,杨九郎也挠挠头,继续上课了。“我记住你了杨九郎”张云雷暗戳戳的说。


我的体育老师三十二岁,已婚,有个两岁大的儿子,就这样还满脸青春痘🤣

我和我的体育老师(1)

    私设   小张老师健康并且上了高中

根本来自于我和我的体育老师日常  他190我167  迷茫…… 算了,这个系列一甜甜到底

年龄差预警!相差……十五岁

   今天是杨九郎教新高一的第一天,他拿好了点名册,很兴奋的盼望着自己的学生。上课前五分钟已经有学生在那等了,杨九郎秉着老师应该矜持的态度,并没有说自己是篮球二班的老师。

    但是他看到上课时自己的学生去了一班时就有些方了……

     “哎哎哎,我隔这那,篮球二班的给我回来”

    说完就看见好多学生往他这跑来。“内个,我是你们的体育老师,我姓杨,报名的时候你们也知道我叫啥了,这一年由我来带大家练篮球”张云雷看着队伍前面的老师,觉得有些好笑,自己嘀咕道“眼睛还挺小,看得见人嘛”

     杨九郎听到队列里有一点声音,就逗乐道“哟,是有人说出了给我的第一印象了是么,来说我听听”张云雷没想着他能听到,红了脸,声音稍微大了一点“我想问您,您眼睛咋那么小?”“……??”

     杨九郎没想到有人会问这个,“这玩意儿我也不知道啊,这得问爹妈,啊,回归正题,我们前三个月练体能,后三个月打比赛,一个学期就过去了,每周咱们就两节课,每年会有体质健康测试,高二你们体育合格考,不及格不能毕业。”

     杨九郎说完一大串,看了看面前面无表情的学生有些尴尬,停了一下,杨九郎就让他们做准备活动去了。张云雷表示对这个体育老师很有好感,高高的白白的,脚上一双椰子700。他悄悄的在心里说“这个老师,我喜欢!他姓什么来着……”

     杨九郎觉得自己有点冷,是为啥呢……大概是因为张云雷阴恻恻的眼神吧~

    

我和我的体育老师初见差不多是这样,只不过我是吐槽他满脸都是疙瘩被罚跑了而已……但他人很好很暖很搞笑~

我在故宫修文物(24)大结局下.最终篇

   “张先生,没想到你那么能干,为你的国家拍下那么多珍贵宝物,我们自愧不如”“哪里哪里,不是宝物,不过是物归原主的心爱之物罢了”

     不错,张云雷在墨西哥找到了本属于中国的一些文物,留了一些钱,剩下的全部买了这几件文物,打算回去给任院长。“要回去了呢,还有不舍啊”他望着墨西哥的夜景,有些伤感。

      杨九郎晚上八点到了墨西哥城国际机场,打了的士到了酒店办理了入住,之后就马不停蹄的找主办方谈话。“抱歉杨先生,我们的展览可能不能举办了”“为什么”“两个小时之前,一个先生买走了我们本来要展览的重要器物,他明早带他回国,我们也收了钱,很抱歉杨先生”“他叫什么名字”“抱歉杨先生我想我们要保护其他客人的隐私”

      他有些沮丧,走出写字楼,慢慢悠悠的沿着街道走着,他心不在焉,这次搞不定虽然不会被炒鱿鱼,但还是会有损失,对他对公司都不是好事。

“唉”他长叹一声,刚要转身打的士回酒店,就看见了路旁的长椅上坐着一个人,手里把玩着一对手镯,那手镯正是史密斯先生说被人买走的那一对。

        “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的手镯是从哪买来的么”一个声音从张云雷耳边响起,张云雷抬头,一张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甚至于害怕的脸出现在他面前。“我……我买来的”“你是很喜欢还是觉得漂亮而已”“都有一些吧”

       声音一出,看清了脸,杨淏翔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我是不是认识你”“不你不认识我”“可我……”“这位先生,你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我身体不大好,抱歉”张云雷绕开了杨淏翔,慢慢地走远了。杨淏翔还待在原地,有些难受,也有些疑惑。“他是谁?”

      张云雷回到租住的家中,简单收拾了行李,他明天九点的机票回国,送完东西之后,他会再次离开,云游四方,“这才是自由”张云雷感叹了一声“喂姐,我明天回去,待几天再走,嗯好”

      翌日,杨淏翔觉得自己一定要去一趟机场,不然错过很重要的东西。他开车到了机场。

         “乘坐从墨西哥城飞往北京zy820航班的乘客现在可以检票登机了”机场广场响起,张云雷提着箱子朝闸机走去。

        “等一下,等一下”匆匆赶来的杨淏翔想叫住张云雷,但又不知如何开口。眼看张云雷越走越远,杨九郎情急之下,脱口而出一个名字

“磊磊!回头好不好我有事给你说!”那个身影愣住了,回了头。“你叫我什么?”

  “磊,磊磊?”

 


“喂,姐……”



我不回去了







完结  谢谢大家!

      

我在故宫修文物(23)大结局上

张磊走了。


准确的说,是他离开了杨九郎。那幅千里江山图绣完之后,张磊感觉自己很累,累到自己再也没有力气与杨九郎一同。他选择离开,到温暖的北美洲,开始自己新的生活。

   杨九郎发现张磊不见了,自从那次展览结束后,他就没出现,两个院长也闭口不谈。“磊磊,你在哪啊”他寻找了很多地方,还是没有他。

    重生的日子马上就到了,一切记忆将会删除,他的人生即将改写,这时本该陪在他身边的人早已开始自己的新生活,杨九郎不知该是哭还是笑。“对不起,磊磊”杨九郎最终选择了重生。

    

两年后……


“翔子,吃早饭了”“来了媳妇”重生后的杨九郎,不,杨淏翔,有了一个稳定的家庭,一个爱他的妻子,“这次是不是又要出差啊”“对,这次去的是哪?好像是,墨西哥,有个展览要办”“什么时候走”“今天下午,乖,回来一定好好陪你”“好”

     缘分就是这样,当然我想你会感谢它的。墨西哥那有个人在等你。结果吗,你自己去创造吧


占tag抱歉

今天下午更文

还会新开一个长篇

故宫还有两章我就写完了

这次新篇只有甜没有虐。

名字是<我和我的体育老师>


黑道杀手

    杨九郎是国际刑警通缉列表上三个s的危险人物,他每次任务都可以圆满完成,令人胆寒。


     他虽杀人如麻,但杀的无一不是令百姓受苦,贪污腐化,无恶不作的人,他也有底线,要是碰他媳妇,那个人会死的很惨。这一次,他奉命追杀一个人跑到了深山,周旋了许久最后在悬崖处击杀。


     “抱歉媳妇,等久了吧”他在返程的路上轻轻说道。


      “我回来啦”“你还知道回来,又去杀人了吧!”沙发里的男人喊到。“雷雷,我只不是回来了吗,别生气了”他抱住他蹭了蹭。“起一边去,别腻咕我,饭马上就好了”


       不错,他的媳妇是赫赫有名的二爷,人称,东方不败。


        “借我你针使使呗,黄焖鸡塞牙”“你滚”


海豚与你

      张云雷和杨九郎在一个海洋馆养了一只小海豚。起名叫一线天。两人空闲下来就会去看看它,看看它有没有学到什么新技能,有没有长胖,小海豚很讨喜,总是带来惊喜。
     杨九郎最近对小海豚很上心,经常会自己一个人看它,这种不寻常的表现让张云雷先是很高兴,毕竟除了日潮,足球,相声这几个关心的东西他就没什么关注的了,哦,当然,还有他
      现在的他并不是重点了,好像海豚更重一点……“杨九郎,你在干嘛啊”“没,没干嘛啊”“鬼鬼祟祟,磨磨唧唧,说,你是不是干坏事了”“我真没有”“哼,你都不关心我了”“……”
“杨九郎?”“磊磊我先出去一下啊”“你!!”
       八月二十号,是张云雷对杨九郎说分手的第八百二十次,今天的杨九郎显然低气压,连张云雷去看海豚都不让。“杨九郎我告诉你,我就再看它一眼,我就回玫瑰园!”怒气冲冲进了养海豚的地方,发现整个馆里都是玫瑰,每个玫瑰里都写着分手的理由和话语。
        “他竟然同意了,好,好”“磊磊,你看到了么”“我看到了什么?分手对不对?”“不,不是,这是你每次冲我发脾气时说的话,撒娇,傲娇,你的样子我都喜欢”“那你”“这里一共有八百二十朵玫瑰,今天是八月二十号,云雷,我想说……”杨九郎还没说完,一声鸣叫响起,小线天拖着一个红色的小盒,上面是两枚戒指。“云雷,嫁给我吧”“什,什么”“我说,嫁给我吧,就因为是你 我愿意为你养一切东西,包括猫,种一切玫瑰花只要你爱我,云雷,嫁给我吧”
                “不,不嫁”


















“要嫁也是你嫁,怎么能我嫁呢,把戒指给我带上”“好,媳妇”
杨九郎抱住张云雷 ,张云雷闷闷的说“你除了相声和足球 你到底喜欢什么”“那当然是……”  “海豚和你啊”“讨厌~”







当然,杨九郎被海豚用尾巴泼水也是后话了……= _=


我们看过朝阳升起,带着一点点迷幻和温暖

我们共度朝夕,共赏潮汐

即使是在黑暗,但也因有了希望,等待不很漫长,朝阳不会太远,

以后的生活,一往如常的爱你

张云雷 杨九郎

酒窝

     “听说这辈子有酒窝的人是因为上辈子不肯喝孟婆汤忘了人间,而被孟婆捏着脸灌下去的”“是么,我没有”“我也没有,看来咱们俩上辈子就是没心没肺的姐妹俩啊”张云雷一脸黑线的听着自己前面的两个小姑娘。
       墨尔本落脚的地方空气挺好,马上要去悉尼,还有些舍不得,小眼八叉的刚过来没多久,酒店的门道还没摸清呢,更别提给他买饭了,他只好自己坐电梯到酒店下面的餐厅吃饭,谁承想听见这俩姑娘说话了。吃完饭,还给杨九郎带了一份。
        乘电梯上去,拿房卡刷开门就看见白到发光的人揣着手生气。“哟,宝贝儿,咋生气啦?”他拿手摸杨九郎的脸,杨九郎正生气呢,就躲开了。“你还躲开?”“你不爱我了”
       “我爱你”“那你为什么不理我”“哪有,我就是看你不跟我说自己贸贸然下楼我害怕”“你就是不爱我了”“我真的爱你”“我明天一早不吃饭我一定打李九天去”“你打李九天干嘛他又不在”“你果然不爱我了,你都不问我你为什么不吃饭!”“我的天哪”
         好不容易哄好了,两个人在沙发上躺着,张云雷捏了杨九郎脸,突然想起那句话“翔子,有人说这辈子有酒窝的人是因为上辈子不肯喝孟婆汤,被孟婆捏着脸灌下去的”“是么”“你咋没有啊”“不知道啊”“你上辈子没跟我在一起?”“应该在一起啊”“你愿意忘了我?!”“不,不是,”“你还是不爱我了”
       杨九郎现在很难受,因为他脸上有两个红色的“酒窝”“你爱不爱我”“我……我爱”“你为什么犹豫了”“我脸疼”“你就是不爱我了,上辈子你就不爱我”“我……”“这辈子你还不爱我…唔”“你特么都给我掐出酒窝了,我还不爱你,孟婆都没你手劲大” “嘿嘿嘿,翔咂”

我在故宫修文物(22)

   过渡章最难受了

   得知这个消息的杨九郎心里似乎还有些雀跃,想到一但自己在这个机会下冰释前谦,这么长时间的烦心事也就没了。但他不知道,那只是他痛苦的开始。
     两人坐飞机在下午到达南京,南京博物院的院长迎接的两人。“你们可算来了,我可是盼星星盼月亮才把你们盼来,来来来”两人被拥簇着上了车,随后就到了博物院。
     “小张,小杨,这《锦石秋花图》的,修复难度最大,也就劳烦你们费心了”“龚院长您说笑了,也请您放心。”两人 一点一点修复画,却始终一句话都不说,就像不认识。
       结束了今天的工作,张云雷回到自己的屋里,一幅刚绣了一点点的千里江山图有些腥味。上面的山才用血绣了一个顶,现在的他,脸色有些苍白,看着让别人心疼。“这千里江山图真是个好东西,绣完了,我也就没了,九郎,你要愧疚死啊”
       他边放血边轻笑着说的话却那么让人胆寒,“我的九郎啊,一愿你平平安安,二愿你健健康康,三愿你儿孙满堂~”鱼骨针,血线,一丝丝一缕缕,细细密密的绣工让绣娘都自愧不如。
      要是那个大爷看到了,他一定会说,这孩子是在折磨自己。